logo

trugen jacn

大一统情结使魏京生失去理智 / 伊利夏提

大一统情结使魏京生失去理智 / 伊利夏提

– May 14, 2021

中国殖民政府针对维吾尔、哈萨克等突厥民族的暴行,已经引起全球的震惊。2021年1月起,美国国务院、加拿大、荷兰、英国国会,在仔细听取了大量证据之后,依据联合国1948年通过的《防止与惩治种族灭绝》公约第二条,相继认定其构成“种族灭绝罪”。

中国政府不但矢口否认罪行,而且出动了其控制下的境内外各类媒体,并指挥在海外埋伏的各组织、各色人等,针对美国、加拿大、欧洲等各国官员、议员、智库、学者,针对逃亡各国作证的维吾尔、哈萨克集中营幸存者,展开了极其阴险的攻击性大外宣,以及骚扰、抹黑、制裁和滥诉,企图否认种族灭绝,正当化其对突厥各民族的暴行。

大外宣的内容,首先是强迫海外维吾尔人在国内的亲人上电视感恩党国、指控海外亲人“寻亲示威”;其次,扭曲近几十年发生的各类维吾尔反抗中国殖民政府事件的真相,制造民族仇恨、挑拨离间;再次,歪曲、捏造、篡改东突厥斯坦近代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,如对东突厥斯坦第一、第二共和国历史,2.5、4.5、7.5事件;最后,进行毫无底线的人身攻击,污蔑在各国媒体、国会作证的集中营幸存者,和反对种族灭绝的正义人士。

大外宣的形式,是以强迫海外维吾尔人在国内亲人,上电视表演‘幸福生活’视频为主;以歪曲历史、混淆是非、拼凑文章为辅,再找一些拿人手短、吃人嘴短的‘外国朋友’撰文或访谈,赞美中共统治、否认种族灭绝;再将上述‘中国制造’的各类材料,通过境内外匿名账户,在推特、脸书等中国屏蔽的各类社交媒体上展开攻势。大外宣的工具,冲锋在前的是党宣喉舌媒体,如央视、环球时报、环球电视网、驻各国使馆网等等;但如果没有中国境内外大量五毛和大一统“自干五”,还是起不了太大作用。他们在中文圈指鹿为马、胡搅蛮缠、挑拨离间、制造混乱,或公然地或巧妙地为种族灭绝洗地。

作为熟知中文圈的维吾尔人,我对匿名五毛、自干五之胡说八道,并不感到惊讶,那是他们的任务、经济和利益来源。令我稍感惊讶的是,一些平时骂骂中共、自认是民运或自由派的人物;在种族灭绝的问题上却与中共大外宣观点一致。然而,最令我、及整个海外维吾尔人震惊的是,号称“民运之父”的魏京生,居然也在维吾尔人挣扎于民族生死存亡的今天,赤膊上阵,对维吾尔人进行阴险、恶毒的攻击。

魏京生的突然发狂,其实早就有迹可循。根深蒂固的大一统情结,使魏京生自觉不自觉地和中国政府遥相呼应,造谣、污蔑维吾尔人及海外维吾尔自由运动;大一统情结,使魏京生和汉族沙文主义者默契配合,肆意歪曲东突厥斯坦历史;大一统情结,使魏京生和五毛走在一起,肆意传播维吾尔人屠杀汉人之网络谣言!

魏京生在自由亚洲电台发表的《关于维吾尔历史的争论》,大谈维吾尔历史;实际上,就如学者傅志彬所说:“至于魏京生说历史,就当笑话听吧。”真是无知者无畏。

我引用魏的原话加以说明。“回纥汗国被吉尔吉斯人打败后南迁……迁到新疆的一部分被当时的汉族政权高昌国收留,最终形成了高昌回纥,这便是新疆维吾尔人的祖先。” “历史上只存在过一个维吾尔居民为主的国家,就是蒙古人统治的东察合台汗国。在一些书籍里也被叫做吐鲁番汗国,它的大部分居民是维吾尔族,地点就在现在的吐鲁番,或者说是高昌故国。”

”汉族政权高昌国”的历史依据,魏京生没有给出,也没有出处;他很可能相信了五毛或御用文人的编造。“历史上只存在过一个维吾尔居民为主的国家” ?稍微查一下突厥-回鹘(维吾尔)研究专家林乾所著《突厥与回鹘史》,或者查一下林恩顯所著《突厥研究》、以及读一两篇中国突厥-回鹘学权威马长寿、耿世民、魏良弢等学者的相关著作,就应该知道,古维吾尔人建立第一个政权是鄂尔浑回鹘帝国。

在公元840年前后,因鄂尔浑回鹘帝国内部纷争,被内贼引来吉嘎斯(现代吉尔吉斯人祖先)击败;回鹘人在其头领带领下,分几只进入由其突厥兄弟部落统治广大中亚区,先后建立了甘州回鹘汗国(现甘肃境内),高昌回鹘汗国,和喀拉汗汗国;当然,在近代,维吾尔人还和其突厥兄弟哈萨克、乌兹别克等,甚至包括蒙古、锡伯等非伊斯兰信仰民族一起,浴血奋战建立过两个现代东突厥斯坦共和国。显然,魏京生不知道!他在这点上,和共产党的御用历史学家一样,要么视而不见,要么张口胡说。

“蒙古人统治的东察合台汗国…… 也被叫做吐鲁番汗国。”这更是一个笑话,东察合台汗国,只在中国史书中以都城之名极其短暂地被称为吐鲁番汗国,而实际上的东察合台汗国管辖地域比现在的整个吐鲁番地区大,东部包括哈密、巴里坤,西部边界最远包括喀什噶尔,多时候是在库车一线,现在吐鲁番郊外的高昌古城,察合台汗国时期已经废弃。

同一篇文章里,还有更矛盾的。“它的大部分居民是维吾尔族”,前一段不是说是高昌汉族政权收留了维吾尔人吗?怎么一会儿就变成了维吾尔人为主呢?收留维吾尔人的汉人政权又去了哪里呢?当然,根据魏京生后续推特声明:‘高昌汉人政权’是“被维吾尔人种族灭绝了”!他在自由亚洲电台文章里的矛盾陈述,是为他几天后在推特传播‘维吾尔人种族屠杀汉人’谣言,埋下伏笔。

很遗憾,历史不像中共的御用党史,或五毛的无稽之谈那样,可以随意歪曲、更改!研究历史、写历史,要考证出处,引用古籍、考古研究结果,尊重事实,交叉印证。在大喷维吾尔民族历史之前,奉劝魏京生最好认真读几本书,而不是在简体中文互联网顺手捡起五毛谣言当历史依据,自扇嘴巴。

魏京生编造历史,权当他是无知,信口胡说;但其造谣生事,恶毒攻击维吾尔人就无法令人原谅了。他说, “有人在大力鼓吹汉人应该向维吾尔人下跪道歉……” 是谁要求汉人下跪道歉,在哪儿说的? 魏京生没有给出处,也给不出来;因为这是推特匿名五毛造的谣言,为了曲解攻击我和滕彪的观点。滕彪说“中国汉人亏欠维吾尔人”,呼吁汉人对自己的种族身份特权(privilege)和中国的种族问题进行“反思”,这竟然让魏京生等大一统皇汉主义者恼羞成怒。但魏搬出五毛谣言,恶意歪曲,实在丢脸。

关于民族问题,魏京生在推特上还有很多其他谣言和谬论,我不想一一引用驳斥,只想提醒读者注意其谣言两大特点:一,以炮制维吾尔种族灭绝汉人为借口,贩卖海外维吾尔运动被恐怖主义绑架之谬论,等于为中共种族灭绝提供正当化理由。二,凭空捏造维吾尔人屠杀基督徒、佛教徒等无稽之谈,制造宗教仇恨,等于在替中国殖民政府开脱罪责。

对种族灭绝罪的认定,在西方民主国家严格依据国际法,在充分调查、取证基础上非常谨慎做出的。亚美尼亚大屠杀,有无数幸存者证词、有强制迁移亚美尼亚人的证据、有名有姓,更为重要的是,有美国当时驻奥斯曼帝国大使的记录;犹太人大屠杀,有无数幸存者证词,在奥斯维辛、达豪等集中营有海量的证物,有成千上万的死难者姓名、照片和文字。维吾尔种族灭绝,同样,在土耳其、在哈萨克斯坦、在美国和欧洲,有无数个幸存者在讲述他们在集中营的恐怖经历;有集中营、儿童集中营的成千上万的图片,有维吾尔人人口骤减的研究报告,有些来自中官方统计;有被强制失踪的维吾尔、哈萨克等突厥民族的姓名、失踪时间和地点;有成千上万维吾尔、哈萨克人举着失踪家人图片站在中国驻土耳其、驻哈萨克斯坦大使馆前的活人证据……。

而魏京生之流,枉顾事实,凭空捏造,大喊维吾尔人屠杀汉人;却没有提供史料、时间地点、事实证据,更提供不了姓名人数。因而,只能是谣言、捏造!

魏京生为中国民主而呼吁,也因此长期坐牢,在民运历史上有一席之地,也得到了国际上的各种荣誉,这些无需否认,我也与他在很多场合站在一起。但他在种族灭绝正在发生的时候,大肆造谣诋毁维吾尔人,客观上起到了为共产党的罪行洗地的效果。这使我不得不站出来予以驳斥。

正如滕彪所言,“魏京生和不少像他这样的反对派人士,自认为服膺‘自由民主’这些漂亮口号,但远远没有掌握自由民主的真正精髓。在民族问题上,没有摆脱共产党的洗脑,深陷大一统情结、汉族沙文主义和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泥淖,以致谬论百出,丑态百出。” 魏京生们应该提高知识水平和思想境界,停止对维吾尔、哈萨克、图伯特等一切被共产党迫害的民族的污蔑和伤害。

Share
11236 views
#

Write a comment